搜索
当前位置: 天空彩票官网 > 段映射 >

曾一鸣和曹格有段 不得不说的“恩怨” (1)(组图)

gecimao 发表于 2019-05-31 19:31 | 查看: | 回复:

  2014年1月3日晚,当身着黑色劲装的曹格首次出现在湖南卫视《我是歌手2》的舞台时,坐在电视机前的曾一鸣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笑容,表情的背后有嫉妒、有不爽还有一丝嘲弄。嫉妒和不爽是因为他在一档最希望参加的节目当中,看到一个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而嘲弄则是因为仅仅半年前,他在同一个演播厅里拿下了《中国最强音》的总冠军。近日曾一鸣发布自己的全新专辑《神通》,在接受采访时,记者假设他也参加了《我是歌手》,并与曹格同台竞技,问他会不会和对方提起曾经给自己人生所带来的影响?曾一鸣皱着眉头点了一支烟,从烟雾缭绕背后飘来冷冷的一句话—“不会,我会用实力来击败他。”

  曾一鸣与曹格之间的关系,有点类似于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带着浓郁的江湖传奇色彩。曾一鸣20多岁到北京,师从涂惠源。当时他只是一个唱过《当我再爱你的时候》,然后发过一张草草制作的《七月》的毛头小伙子。有才华,但毫无训练。涂惠源深知不经雕琢不会成器,于是用了整整六年时间训练他。那时候,曾经经过涂惠源训练的歌手包括黄绮珊、张惠妹、谭维维、金池、魏雪漫、曹格。

  涂惠源从不轻易收弟子,这个名单可以看出涂是多么挑唱功的一个人。当时最早拜入涂惠源门下的曹格就成了曾一鸣的“大师兄”,尽管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大师兄在他的生命轨迹中仅有过一次交集。“其实我和他只见过那一次,是在他演出以后的酒店。我记得他喜欢喝红酒,好像那天他手上有受伤。当时他刚刚拿下‘金曲歌王’,而我也刚刚获得湖南卫视一档叫《节节高声》的节目的冠军。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当时感觉挺好,他说话非常客气,我很激动。”曾一鸣说,那时他根本没想到,这位才华横溢又和蔼可亲的“大师兄”,会成为他一生的梦魇。

  2009年,涂终于认可曾一鸣到了出师的时候,代表滚石唱片,曾一鸣参加了湖南卫视的《节节高声》,这是一个待出片新人进行比拼的比赛。曾一鸣在比赛中势如破竹般一举夺冠。虽然比赛的播出时段一般,影响力有限,但对当时的曾一鸣来说,这只是出片前的预热而已。比赛结束,顶着冠军的光环,涂和曾开始准备出片。

  但就在这时,曹格决定从滚石唱片转跳某香港唱片公司(后又从该公司转跳至内地的北京少城时代)。他的这次离开,受伤害最大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当年一手栽培他的滚石老板三毛,一个是他的恩师涂惠源,还有堪称“躺枪”的曾一鸣。尽管鲜有新闻爆出曹格的这次出走到了“撕破脸”的地步,且曹格至今无论任何时候都表示出对滚石和三毛当年的栽培非常感激,但事实上,滚石当年对曹格的出走极为愤怒。

  一位前滚石公司的音乐人向记者透露,“其实很好理解,公司把他从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人培养成了‘金曲歌王’,那时候所有的资源都在向他倾斜,但他却铁了心要走,换了谁都会不好受。他的出走在那个时间段对滚石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打击。”暴怒的滚石首先迁怒的人,就是当年带着曹格四处约见唱片公司谋出道的涂惠源。很快,滚石决定与涂惠源的经纪公司停止一切业务往来,包括已经正在进行的推新人工作,理由是—不想再出一个曹格。

  关系破裂之后,涂惠源旗下所有艺人遭到封杀。当时曾一鸣三首歌的EP已经制作完毕,歌曲《4400》的MV已经拍竣,只差后期制作。可滚石方面却态度极为决绝,宁愿浪费所有的制作费,也要把曾的出片计划搁浅。而且曾也无法和平与滚石解约,所有的工作在与滚石约满前均被完全搁置了起来。一夜之间,曾一鸣目瞪口呆地发现在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情况下,就从一个即将发片的乐坛新人变成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弃子。

  记者问曹格当时出走不知是否知道他们这些师弟师妹的处境,曾一鸣沉思了半晌回答:“我们那次之后就没有见过面,那个时候大家受到的影响真的蛮难受的。尤其是我,差不多停摆了四年。我和他没有联络过,我们之间也没有联络方式,因为我和他不熟。但我想他应该是知道的吧,毕竟这么大的事。”

  曾一鸣说当时想解约的话得赔制作费,赔不起就只能耗着,一耗就是四年。他回忆说:“我住的房子也从(租金)6000元的换到4000元的,然后从4000元换到3000元的,后来我实在没办法了,跑到河北一个离北京最近的市租了一个1500元月租的房子。”尽管落到这般田地,但曾一鸣依然苦苦支撑着,直到有一天,“我妈从湖南跑到北京来找我,在那个小房间里骂了我一顿,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她骂我什么了,但其中有一句话是狠狠地刺到了我的心里,我们母子俩抱头痛哭了一场,然后我决定回家。”

  2013年,已经决定彻底放弃音乐梦的曾一鸣打算给自己的这段梦留点念想,他来长沙找到当年《节节高声》的总导演廖科,索要当年参加比赛的视频。此时,廖科刚好接手了《中国最强音》,曾一鸣抱着玩票的心理参加了比赛,并最终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一步步逆袭,成功夺冠。

  多年前就应该实现的音乐梦想,直到今天才梦想成真,记者问曾一鸣会不会恨曹格,曾一鸣说:“我还没尝过成功的滋味,所以我不知道自己如果到达了曹格的那个高度之后,心理上会产生一些什么变化。毕竟这是一个商业的社会,我也不能保证自己当时站在他的那个事业十字路口上时会不会坚持留下来。所以,我并不恨他,我只是对他很不爽。”

  新专辑《神通》是曾一鸣准备用来冲击《我是歌手》舞台所准备的大杀器。为了验证这张专辑的分量,曾一鸣带着专辑在北京挨家挨户地拜访各大唱片公司,他透露:“连当年封杀我的滚石也去了,以前的公司高层没好意思见我,来的是我不认识的高层,所有的评价都不错。”记者问他这种带着新专辑去老东家讨评价的方式是不是带点“衣锦还乡”的复仇心理?他回答说:“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有这种心理吧,仅仅是想检验专辑的成色去的。因为专辑我自己是满意的,但我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想。我希望自己能有多几分把握。”

  记者假设了一副画面,如果他冲击《我是歌手》成功,并最终在节目中与曹格对垒,问曾一鸣会不会当台控诉这些年来他给自己带来的不幸?曾一鸣愣了一下,徐徐地掏出一支烟,猛吸了两口之后,从烟雾缭绕背后飘来他一句冷冷的话—“不会,我会用实力来击败他。”

  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曾一鸣和曹格就像是同一个人,经过涂惠源的培养后所走向的两个截然不同人生的现实映射。一个成了高高在上的“金曲歌王”,另一个在苦苦挣扎了多年之后终于熬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不知,曹格还记得不记得这个曾经在饭桌上一脸崇拜地接受他鼓励的小师弟;若是某天遇上,又是否会因当年的事说上一句“不好意思”?这就是江湖。

  “夺冠后的那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突然捡回了遗失很久的玩具,心里突然又亮堂了。”曾一鸣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特别是《中国最强音》之后,湖南卫视的另一档音乐节目《我是歌手》引起广泛的轰动,也让曾一鸣震撼了一把,“当时看完之后觉得太棒了!一流的音响和乐队,一流的改编,有那么多人在关注,所以我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努力站到台上去。”今年第二季《我是歌手》之前,曾一鸣找到湖南卫视高层表达了加盟节目的意愿,但遭到了婉拒,“第一是因为我刚参加完‘最强音’,他们觉得我可能会让观众有审美疲劳;第二则是因为,我还没有广为人知的原创作品,当时就觉得,这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因为有了新的目标,当部分同节目的歌手涌向其他电视音乐节目继续刷脸的时候,曾一鸣选择了潜心打造自己的专辑。为此,他把自己的夺冠奖金及大部分积蓄全都拿了出来,一度远赴日本与金牌制作团队合作,耗时近一年打造出了全新大碟《神通》。在那段时间里,曹格和恩师涂惠源联袂出现在第二季《我是歌手》节目中的画面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应该是羡慕吧,也可以说是嫉妒。因为涂老师一直比较偏爱曹格,然后那个舞台是我想要去的舞台,所以当我看到他们俩出现在舞台上面的时候,真的蛮羡慕的。我也希望有这么一天。”这一执拗的信念不仅让他做出了拒绝来自《中国好声音》的橄榄枝,也让他走火入魔般在专辑制作上进行不计成本的投入。他说:“这也许会是我最后一张专辑了,我几乎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有我想走的路,即便没到达终点,我也对自己的音乐梦想有个交代了。”

本文链接:http://ticatfans.com/duanyingshe/402.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